首页 > 科技 > 专访东南亚“滴滴”:如何获软银2.5亿美元融资
2014
12-24

专访东南亚“滴滴”:如何获软银2.5亿美元融资

专访东南亚“滴滴”:如何获软银2.5亿美元融资

腾讯科技 雷建平 12月10日报道

在滴滴打车宣布获新一轮超7亿美元融资之际,其东南亚同行、打车应用GrabTaxi创始人兼CEO陈炳耀(Anthony Tan)正巧来到中国,希望在华寻觅最优秀、最具有才能的人才。

GrabTaxi是怎么样一家公司?与中国有怎么样的缘由?为何要在华寻觅人才?

事情得从GrabTaxi背景说起,GrabTaxi于2012年创立于马来西亚,已拥有6万名司机,业务覆盖东南亚6个国家17个城市:马来西亚、菲律宾、泰国、新加坡、越南和印尼。

GrabTaxi核心服务出租车叫车服务,也提供类似Uber的私人叫车,GrabTaxi宣称,东南亚地区每三个人打车就有两个人用的是GrabTaxi。简而言之,GrabTaxi是东南亚的“滴滴打车”。

GrabTaxi与中国有很深缘由,GrabTaxi创始人兼CEO陈炳耀(Anthony Tan)出身马来西亚豪门,是个华裔,能讲简单中文。GrabTaxi今年12月刚刚宣布获得日本软银2.5亿美元融资。

专访东南亚“滴滴”:如何获软银2.5亿美元融资

GrabTaxi创始人兼CEO陈炳耀(Anthony Tan)(腾讯科技配图)

不过,更早前,GrabTaxi曾获去哪儿和纪源资本B轮投资。陈炳耀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表示,自己与纪源资本合伙人符绩勋是朋友,符绩勋推荐去哪儿CEO庄辰超(微博)与自己认识。

一来二往,去哪儿和纪源资本今年6月B轮投资GrabTaxi。软银投资GrabTaxi一定程度上也来自投资人之际的推荐。陈炳耀说,GrabTaxi通过朋友关系联系到老虎全球及软银投资。

“我也有机会去东京与软银CEO孙正义见面,聊聊GrabTaxi的业务,他们也听了我的意见。”陈炳耀还向腾讯科技展示了孙正义给其的邮件回复,邮件称赞其是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人。

一年融资4次 总金额达3.2亿美元

实际上,除软银、去哪儿之外,GrabTaxi今年还获得另外两轮融资,分别是4月1000万美元A轮融资,及10月份完成老虎基金领投的6500万美元C轮融资。

这使得GrabTaxi今年一共融资4次,金额达3.2亿美元,创下东南亚创业公司记录最高。

陈炳耀对腾讯科技表示,融资的很大一部分是要用于发现人才,GrabTaxi想在中国找到最聪明、最具有能力的人,这些人才能同时精通中文和英语两个语言,可能是中国最优秀工程师。

这群人的共同特点是,想去国外发展,但又不想去西方世界,因为美国、欧洲离家太远,相反,东南亚离中国很近,与中国在同一个时区,更重要的是,在东南亚有20%的华人。

这使得中国人到东南亚不会有太陌生的感觉,加之越来越多的华人到东南亚旅行,带来打车的需求。使得这群聪明的有国际思维的中国人加盟能很快帮助GrabTaxi开拓东南亚市场。

当然,最近有说法是,Uber、GrabTaxi及其它打车软件在过去几个星期都受到来自越南、泰国政府的监管政策压力,在这些市场面临发展挑战。对此,陈炳耀并不认同。

陈炳耀说,GrabTaxi与当地政府合作和联系紧密,对方都很支持GrabTaxi发展,如,GrabTaxi可能是唯一一家泰资出租车公司,在新加坡,新加坡政府旗下主权基金淡马锡本身是GrabTaxi投资者之一。

与滴滴获取营收方式有很大不同

与中国打车市场激烈厮杀类似,GrabTaxi在东南亚也面临鏖战,其对手包括Uber、Easy Taxi,其中,Easy Taxi得到德国科技公司Rocket Internet支持,后者以复制成功模式在全球著称。

与滴滴最大不同在于,滴滴等中国打车软件经常补贴用户和司机,一般靠融资和企业的一些广告维持正常运营。GrabTaxi则直接向出租车司机收费,其对每次预约服务收取一定手续费。

陈炳耀称,GrabTaxi要求出租车司机预付一部分资金,在每笔交易结束后进行一点扣除。

对于陈炳耀来说,中国的打车软件企业CEO都是非常知名的人物,也是非常有能力的企业家,虽然无法判定哪家最终赢得中国市场,但这些人都非常有野心,很值得其个人敬佩。

另一方面,中国打车软件拥有的一些功能非常有中国特色,比如,滴滴打车与微信合作,提供微信支付,再比如其对手与支付宝合作,且均提供语音服务,这符合中国消费者和用户。

但对于GrabTaxi来说,类似微信支付、语音这类服务可能在东南亚市场会失去意义。取而代之的是,GrabTaxi为用户提供一个现金支付系统,以满足司机和乘客现金支付的需求。

一般印象中,东南亚城市出租车运营商不守规矩,且效率低下,加之居民生活水平并不高,市场高度分散,类似GrabTaxi这类应用可能无太多利益可图,不具有太大投资价值。

对此,陈炳耀表示,新加坡交通系统发达,出租车是中产阶级出行主要选择,印度尼西亚出租车会少些,主要受限于人民经济能力有限,但出租车仍是市民可承担得起的交通工具。

“认为东南亚的人们打不起车的说法不全面,不太正确,因为在东南亚,每个国家的情况都不太一样。”陈炳耀说,GrabTaxi平台已拥有6万注册司机,每天20万人在使用应用。

当前GrabTaxi依处于亏损状态。陈炳耀并不太担心亏损,其表示,GrabTaxi有足够多的融资,在银行有足够多存款,当前考虑的是如何利用融资,在东南亚成为打车行业第一。